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说说 > 文章
541、交权,掌家(2更)
2019-10-09 / 来源:本站

541、交权,掌家(2更)

凭宋巍在光熹帝跟前的地位,宋府来的帖子,唐家就不得不应。

唐远看着被徐嘉搁在桌上的大红请帖,沉默了会儿,说去。 徐嘉淡淡收回视线,没再逗留,挑帘走了出去。

一直装晕的唐咏突然睁开眼睛,哭着看向唐远,“二叔,那贱人害我晕倒,你为什么不赶她走?”一旁的母子二人闻言,纷纷皱眉。 唐远看向侄子,问他,“你为什么跑去骂人?”唐咏大概没想到二叔会质问自己,揉着眼睛呜呜哭出声来,“是她不要脸,成天缠着二叔,不让二叔来陪我,呜呜呜,她是坏人,二叔你替我赶走她,呜呜呜……”乔氏心中大为震惊。

以往不察,今日才突然发现,大孙子不知被谁教得歪了心性,小小年纪就扭曲成这样。

难怪先前徐氏就只差指着他们母子俩的鼻子骂没教养了。 什么“贱人”,什么“不要脸”,这都是谁教他的?想着,乔氏蹙了眉头望向儿子,“老二,你说实话,是不是让咏儿去外庄上见江氏了?”自打徐氏过门,唐远还一次都没去见过江清雨,唐咏中途却是去过两回的。 当下被问及,唐远有些无话可说,却又不得不维护小侄,“娘,儿子刚新婚,在照料咏儿的事上难免疏忽,想来是哪个嘴碎的下人教他说了这些话,您怎么能联想到大嫂身上?”乔氏重重冷哼一声。

江氏那个贱妇,她最好是一个人在外庄上孤独终老一辈子不回来的好。 唐家上下谁不知道当年她是要过来给老二冲喜的,却在出嫁途中和大伯子有了染,乔氏绝不相信自己那端方知礼的大儿子会做出这种事来,准是江氏贱妇怕老二突然死了守寡,想提前给自己找后路。

一想到这事儿,乔氏就恨得牙根痒痒。

虽然当年唐家对外搪塞说江氏原本许的就是老大唐潇,却还是免不得被外人嘲笑。 江氏让唐家颜面尽失,唐氏的子孙,如何能交到她手里?见生母脸色难看,唐远忙道:“娘息怒,我日后必定好好调教咏儿,绝不会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。

”乔氏想到江清雨,再想到徐嘉,两厢一对比,对徐嘉的积怨莫名消散几分,揉揉额角,“咏儿养在你膝下,你就得尽好责任,你大嫂在外庄寡居数年,想来早就不识得唐家规矩了,娘知道你是个心善的好孩子,不忍心看他们母子分离,可你也该为家族想想,为你大哥想想,咏儿是他唯一的子嗣,万一被教坏了,你如何向你早亡的大哥交代?”唐远:“娘,大嫂她……”乔氏一摆手,脸色更冷,“你别再为她说话了,当年要不是她,唐氏何至于丢了颜面,你难道忘了她曾经给你带来多大的耻辱?”唐远抿着唇,他当然没忘,新娘子成了长房嫡妻,外面的人都笑话他被自己亲哥哥绿成了活王八,可他不怪清雨,清雨是无辜的,要怪,就怪兄长见色起意。

夺妻之恨,他没齿难忘!——安抚好唐咏,唐远收了宋府的请帖,前往芝兰院。 徐嘉正在烹茶,左手轻提袖口,右手握着茶壶往杯里注水,露出的腕骨纤细,被窗外打进来的日光铺上一层暖色,愈发显得沉静柔美。

唐远撞见这一幕,眼皮跳了两下,忙移开视线,问:“二奶奶现下可有空?”徐嘉缓缓抬眸,就见男人立在屏风口,似乎有意避开她的目光。

“二爷前来,所为何事?”她抬手,又倒了一杯茶,请他落座。 唐远走过去,在她对面坐下,开口道:“宋司丞既是你们家亲戚,想来你对他更为了解,满月宴的礼单,就由二奶奶定吧。 ”徐嘉闻言,喝茶的动作顿了顿,双目一瞬不瞬看着他。

唐远被盯得不自在,借着喝茶抬起宽袖挡住面容。 徐嘉问他,“二爷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?”唐远一愣,“什么?”徐嘉:“各府送礼都是有定额的,我手上又没有掌家之权,你说让我定就让我定?我连你们家库房里有什么都不知道,拿什么定?”唐远面色微窘,“怎么,母亲没让你掌家吗?”徐嘉低笑,“大爷不在了,二爷是将来的唐氏家主,你连自己新婚妻子手上有没有掌家权都不清楚,真不知你这些日子的心思都花到谁身上去了,若说是照顾咏少爷,可我见他出口成脏,不像是你调教出来的。

”唐远想到唐咏出口就是“贱人”,当下被徐嘉数落得满心羞耻。 他如坐针毡,沉默片刻之后起身逃也似的离开芝兰院。 也不知道他跟乔氏说了什么,傍晚时分,乔氏身边的掌事嬷嬷就亲自送来了对牌、库房钥匙和账簿。 让徐嘉掌管中馈的足球365bet_365bet手机娱乐_365bet网上足球再明显不过。

见掌事嬷嬷要走,徐嘉把人留下来,让墨香奉茶。 她坐在桌前,认真翻看着账簿,没多会儿,提笔将几个地方圈出来,尔后对嬷嬷道:“烦请您把账簿拿回去交给母亲过目,倘若这几处地方没问题,那么我才好安心接管庶务。

”掌事嬷嬷讶异地看着她。

是谁说将门女心思粗陋不懂中馈庶务的?这几处分明是夫人为了试探二奶奶而做的改动,谁成想,这才一眨眼的工夫,就被她一丝不错地给圈出来了。 为防露馅,掌事嬷嬷没敢多留,把账簿拿上,很快去正院回话。 “什么?我做的改动都被她给找出来了?”乔氏听完后简直难以置信。

“老奴亲眼看着她圈出来的。 ”掌事嬷嬷将账簿奉上,如实道。 乔氏翻看完,撑着脑袋,“这个徐氏,我真是小瞧她了。 ”掌事嬷嬷低声道:“说句不中听的话,老奴瞧着二奶奶比当年的大奶奶可强了去了。 ”乔氏一听江氏,脸就沉了下来,当即呸一声,“那贱妇,除了顶着一张狐媚子脸勾·引男人,她还能有什么真本事?”掌事嬷嬷迟疑,“那这掌家之权……”乔氏轻叹一声,“交给她吧,管了这么多年,我也累了,趁着身子骨还能活动,捡几年清闲日子。

”“正是这个理儿。 ”掌事嬷嬷附和道:“二奶奶的生父正在边关打仗,一旦得胜封侯,届时二爷的仕途少不得要仰仗他帮扶,咱们早早让二奶奶掌家,也算是为两家关系打好基础。 ”乔氏虽然不怎么待见徐嘉,却也不得不承认,这就是事实。 他们家老爷子名气虽大,但到底不是朝廷中人,对孙儿的仕途起不到多大作用,反而是亲家那边,一旦封了侯爵,对唐家而言一荣俱荣。

想通此关节,乔氏对徐嘉的不喜又退了几分,交权也交得有几分情愿了。 她懒得藏着掖着,直接让掌事嬷嬷告诉徐嘉,先前账簿上的错处都是她故意的,目的就是为了考验儿媳会不会看账簿能不能接这个掌家之权。 徐嘉闻言,面上露出笑容,“母亲肯让嬷嬷把账簿送回来又说这些话,想来是认可了我,烦请嬷嬷代我向母亲致谢。

”掌事嬷嬷比陪房婆子知礼,忙道:“二奶奶客气。 ”送走掌事嬷嬷,墨香目瞪口呆地看着坐在圈椅上的徐嘉,“小姐,夫人之前对您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,怎么突然就让您掌家了?”“大奶奶去了外庄,什么时候回来还不一定,府上就我这么个嫡媳,她不交给我,难不成让庶妇掌家么?”徐嘉动手将账簿收起来。 重生回来,好似什么都不一样了。 上辈子这个时候,她还在因为唐远冷落自己而郁郁寡欢,没那么快拿到掌家权。 墨香听罢,喜道:“夫人这就算是彻底接受小姐了吧?”徐嘉但笑不语。

她又没打算和唐远过一辈子,乔氏接不接受她,有什么打紧?。